欧宝电竞官网|皇室战争地址手机苹果版

“ ..闪舞小说网....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蔺修观带领的商队在茫茫雪原上行进了将近一天,到了傍晚时分,呼啸的北风卷积着地上的积雪打在人的脸上,让整个商队的成员都感觉脸颊被冰刀刺破了一般疼痛,虽然出发之前特意给每个成员都准备了两件羊皮袄,但是呼啸的北风却像是刁钻的敌人一样,就算是你防御的再是严实,也抵挡不住北风的侵袭,一路踏着风雪前进,众人在快要筋疲力尽的时候,终于看到了远处风雪中微弱的灯光,能够在这样的夜晚还坚持在户外点灯的,除了正在建设的萧关西城,也没有其他的地方了! “终于到了!” 仰天长叹,蔺修观大吼大叫着催促着手下的勇士们赶着马车前进,而深一脚浅一脚的风雪却没有把众人的欢呼声放在眼里,继续掩盖着管道的大路,让众人的前行格外的困难! 与此同时的萧关城中,站在萧关西城的东城门,对着远处的萧关东城望去,田锋俢的双手却是发抖的,看着眼前站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宋三爷,虽然拔出刀杀了这老东西的心都有了,但是田锋俢的理智却在脑海中不断的提醒着田锋俢要冷静,这个老王八蛋的命不重要,但是一旦杀了他,对面的薛文皓就有理由攻击现在危如完卵的萧关西城,凭借自己手下这四五十号兄弟和几百名民工,田锋俢打死也不信自己能够抵挡住薛文皓的进攻,而且现在就算是去找固原城求援,恐怕那个地方也不可能给自己一兵一卒的支援了! “怎么样啊?田城主,这可是我们薛城主的好意啊,你到底考虑好如何处理了没有啊?” 看着怒视自己却不敢发作的田锋俢,宋三爷的脸上写满了自信,往日在秦皇门众人面前低三下四的宋三爷,今天终于有了扬眉吐气的一天,特别是面对眼前的田锋俢,当初田锋俢镇守萧关城的时候,宋三爷在他眼中只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如今面对自己的时候就算是再不开心,也只能默默的忍耐,宋三爷要的就是这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本,本城主公务繁茂,日近年关,天寒地冻,这些民工必须要在年关之前将我们秦皇门的萧关西城建设完毕,所以事情紧急,一刻都不能迟缓,谢过薛城主的美意了,在下实在是分不开身,就不去萧关东城赴宴了!” 田锋俢浑身颤抖着将这番丧气的场面话说了出来,后者闻言哦,咧嘴一笑,指着窗外还在飞扬的雪花说道:“田城主,您不是在逗我吧?这天气都成这个样子了,您的民工那就是铁打的,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还要加紧施工啊,别装了,你心里想什么我还不清楚吗?田城主,这大冷的天,您是不是没胆子去给我们薛城主的五姨太的小姑妈祝寿啊?” “我去你娘的!” 站在田锋俢身后的都资枚猛然间大喝一声,挥舞着手中的大刀片子就准备朝着讨人厌的宋三爷的脖子上招呼,嘴里骂骂咧咧的怒吼道:“他娘的,什么狗屁薛城主的五姨太的小姑妈祝寿?这他娘的鸟亲戚也需要惊动我们田城主的大驾?什么地方不能够去祝寿,竟然来到这还没完工的萧关东城去祝寿,你们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还有脸在我们面前摆谱,我秦皇门别的没有,不怕死的爷们多得是,你们烛龙城没卵蛋的王八蛋敢过来,老子就跟他薛文皓同归于尽!” “你干嘛?” 一把拉住了好兄弟都资枚手中的大刀,田锋俢一脸无语的转身对着宋三爷说道:“三爷,你也看到了,我这里的事情多,离不开人,就不去给薛城主的亲戚祝寿了,这对镯子是临走之前秦门主送给我姐姐的,薛城主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当做贺礼了!” “田城主啊?你打发叫花子呢?” 宋三爷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对着摆在眼前的金镯子看都不看,一脸冷笑的说道:“这点烂东西也算是给我们薛城主的五姨太的小姑妈祝寿的礼物?当我们薛城主手中缺这点东西不成?我实话告诉你,如果不是我劝说薛城主让我先来请您,估计这会儿烛龙城的兄弟们已经拿着火把和刀枪在这城门下面叫喊着请田城主赴宴了,您说您忙,这大雪天的忙什么啊?几天不但的是我们薛城主五姨太的小姑妈的寿辰,更是我们萧关东城落成的庆功大典,请田城主去一趟,应该不成问题吧,这点面子都不给,不知道田城主以后打算怎么和我们薛城主相处啊?秦门主那边的情况大家心知肚明,给自己的兄弟们找条活路,不算是什么坏事吧!” “放你妈了个屁的!赶紧给老子滚蛋,想过来大,我秦皇门的人马多的是,现在就有援军往这边赶过来!你们烛龙城这会儿是龙给盘着是虎给我窝着,不然的话,我秦皇门从塞北三镇调来的兵马到了,先灭了你们烛龙城!你宋三儿自己最清楚,我们秦皇门什么时候打过败仗?除了被祖秉慧摆过一道之外,就没有怕过谁,知道不?” 都资枚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对着眼前的宋三爷大叫着,一边的田锋俢慌忙阻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很清楚秦皇门虚实的宋三爷根本不搭理都资枚胡扯八道的话,直接对着田锋俢说道:“田城主,我给你十五分钟的时间考虑,我这就去将您的态度禀告给我们薛城主,十五分钟后,开城投降,田城主还是萧关城的城主,我女儿宋萧琳继续给您当副手,这背后有烛龙城,有关中都督使郑末彧的照顾,谁敢对你怎么样?秦皇门虽然屡战屡胜,但是能拉磨的驴耐不住一鞭接一鞭,能下水的斑鸠耐不住一条接一条,秦皇门如今已经是强弩之末,就算是打赢了人家谷蕲麻,还能有几个人活下来,给你的兄弟们想想吧?除了这个都资枚之外,任何人加入我烛龙城,官升一级粮多一顷,我宋三说到做到!” 说完,宋三爷就在都资枚的叫骂声中离开了萧关西城的东城墙,穿过两城中间的通道,进入到了萧关东城上! “父亲大人,您回来了?” 看到自己提心吊胆担心的父亲终于安然无恙的回来了,之前担心田锋俢怒火上涌把自己父亲一刀砍了的宋萧琳顿时欣喜若狂,搀扶着父亲上了装饰一新的城楼,对着正端坐在城楼内厅饮酒的薛文皓行礼说道:“家父不辱使命,回来了!” “谈的怎么样啊?” 看都不看单膝跪地的宋萧琳,喝着酒的薛文皓满脸的自在,看着周围的精兵强将,脸上写满了自信,如此形势,自己如果还不能拿下全部的萧关城,那自己真的是可以去死了! “回禀城主大人,田锋俢自始至终犹豫不决,周围众人纷纷侧目,只有一人名叫都资枚的,表现强硬,恐怕坏事,只要将此子清除,我再去一趟,定然能用三寸不烂之后让田锋俢乖乖开门投降,献上萧关!” “不用了!” 淡然的将手中的酒杯放在新晋纳的五姨太的嘴上,薛文皓的脸上写满了不耐烦,看着窗外的雪花,傲然说道:“我烛龙城兵强马壮,听说对面的可战之兵都被抽调一空前往防守固原城了,诸位,谁可为我一战而下萧关?这萧关城城主的位置就是他的了!” “末将愿往!” 一大群烛龙城的将领如同预演好了一样,齐刷刷的跪倒在了薛文皓的面前,就连平时一身绒袍,自诩为风流潇洒,没事就拿着一把金纸扇扇扇风的申平雍都已经换上了一身铁甲披风跪倒在了薛文皓的面前,请战之意十分浓重! “果然我烛龙城无鼠辈啊!” 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众人,薛文皓的脸上写满了笑容,挥挥手让众人起来,然后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的首席谋士申平雍说道:“平雍啊,平日都没有机会出征应敌,一直都是伴我左右,为我鞍前马后,来回奔波,这次必胜之战,就让你去立立功劳,也省的某些人嚼舌根,说你中看不中用!” “谢过城主!” 大声答应,面带微笑的申平雍站起身来,一身铁甲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已经被薛文浩这一举动弄的傻了眼的宋三爷愣在当场,看着从申平雍眼中射出的点点寒光,一股冷意猛然间从宋三爷的脊背后面泛起! “难道薛文皓要食言不成?” 响起自己刚刚到薛文皓麾下之时薛文皓给自己父女许下的诺言,宋三爷的脸庞如同枯坏的松木一般,全然都是愁苦的褶皱,不过这褶皱很快就被宋三爷从脸上拉平,看着自以为是的申平雍,宋三爷猛然间跪倒在地,不顾身边女儿的惊异的眼神,对着已经躺倒在五姨太怀抱当中的薛文皓沉痛说道:“属下刚刚回来,尚且不知城主已经心有定见属下该死,不过这萧关西城之中,那都资枚曾经当着老夫的面说过,秦皇门从塞北三镇请来的救兵就要南下而来,不知道此话当真不当真,还希望城主大人谨慎为之!” “宋三爷,你是信不过我烛龙城的将士还是信不过我申平雍的能力啊?” 听了宋三爷的话,刚刚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军权的申平雍一脸怒容的看着跪倒在自己脚边的宋三爷,后者微微摇头,对着薛文皓点头说道:“属下已经将自己听闻来的东西全然都告诉了城主大人,属下无话可说,若有冒犯,还请申大人多多包涵!” “哼!” 对着脚边的宋三爷冷哼一声,申平雍转身对着脸色严肃起来的薛文皓跪倒在地,坚定异常的说道:“莫说那城墙上就三四十个土鸡瓦狗,就算是塞北三镇真的……等等,塞北三镇?宋三爷,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还是耳朵坏了?塞北三镇从来都是和朝廷若即若离,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小小的,毫无名望的秦皇门南下救援呢?你在逗我的吧!” “对啊!” 宋萧琳愕然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伸手将父亲从地上扶起来,然后一脸小心的在父亲的耳边说道:“算了吧,爹爹,他人屋檐下,就是要低头,别在这里硬撑了,我们父女不是他们的对手!” “回禀申大人,那秦皇门门主秦渊的妻子你可知道是谁?” 心中恼怒的宋三爷镇定的摇摇头,转过头来,对着跪倒在自己身边的申平雍阴测测的说道…… (本章完)


“你是怎么想的?”秦渊反问道。“喂,姐夫。””

秦渊看到贺兰荣乐的脸上终于有了几分真诚,这才做到座位上,对着旁边的随从说道:

“这固原城是我们秦皇门的!贺兰荣乐不过是个客军罢了,凭什么让他来左右我们的判断!”

“有是有,不过都被我叫去庆祝胜利了!”

秦渊毫无畏惧的和大汉对视,看着后者眼中逐渐的冒出杀意。

可是却在刚刚胜利的时候,突然想明白了陈玉函的意图。





鲁雪晴一看到秦渊过来,脸上终于露出的笑容。

说完,就一把将祖秉慧手心中的石虫拿到了手中,然后仔仔细细的看着这颗细小如同笔头,通体发黑的石虫,这石虫的四只脚已经断掉,不过可以看出来,死之前这石虫可是将自己全身的毒液从四足当中释放了出去,不出意外的话,这些虫足当中肯定潜藏了巨量的毒药,而这种毒药在被发射出去的一瞬间,是不会对使用者造成威胁的!



来源:欧宝电竞官网-炉石传说注册手机IOS版

欧宝电竞官网-Dota最新版下载APP:

一、 呼呼的北风从耳边刮过,梅红玉独自一人静静的走在满地积雪的山林当中,从固原北门出来之后,梅红玉骑着马到了一处隐蔽的山林中,将自己的马儿绑在树上,梅红玉决定走着前往何钦元所说的沙鬼门 何钦元部的营帐处,这个营帐在城西的山岭当中,很是隐蔽,距离固原城的距离也很远,梅红玉觉得,晚上一匹马从固原城的地方奔过来,肯定会被人怀疑的,所以就决定步行前往何钦元的营地。经过一段时间的潜行,梅红玉发现谷蕲麻军对于四周的警戒似乎很低,或许是不相信兵力稀缺的秦皇门敢出城劫营吧,这些营地的瞭望台上都只有一个人,外面的道路上更是没有一个暗哨,全部都躲在温 暖的营帐中,等着熬过这个冷意十足的夜晚。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之前确定好的地图,梅红玉对着不远处那座中等的军营比照了一下,确定这就是何钦元部队的营帐之后,梅红玉也没有犹豫,慢慢的靠近对方的营帐,对着门口冲出来拦住自己的卫兵 说道:“我有何钦元的手令,我要见何家的管家何金!” “你是谁啊?”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梅红玉,那卫兵的脸上写满了不信任的神色,知道和他说不上话,梅红玉一脸镇定的说道:“何钦元被我从城东抓到了固原城中,跟着他的骑兵都被我们秦皇门的人给宰了,现在他让 我过来见何金,商量将他放出来的事情!” “额……” 愕然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那卫兵缩了缩脑袋,对着营地外面看了看,招手说道:“跟我来吧!”说完,就带着梅红玉进入到了中心的大帐当中,此时的大帐中,聚集着何家军所有的头目,大家死气沉沉的呆在营帐中,虽然知道何钦元肯定被秦皇门的人给抓住了,但是到现在都没有进一步的消息,何钦元更是不知生死,这些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的何家家丁们纷纷沉闷着呆在一起,不过众人已经隐隐以何家的管家何金为首,这件事情何老爷降罪下来,第一个被惩处的,肯定也是带队前来参加联军的何金 了! “报告!有个女人自称是秦皇门的使者,带来了堂主大人的亲笔书信!” 那卫兵到了门口,下了马,对着灯火通明的大帐当中点头说着,里面呆坐的众人身形一震,坐在上首的何金更是激动的站了起来,大叫一声:“终于来了!” 说完,何金就对着门外的卫兵叫到:“让她进来吧,注意警戒,不要让别人知道我们单独见到了固原城里面的人!” “是!”那卫兵低声答应着,站起身来,对着身边的梅红玉点点头,然后就带着何金的命令从朝着营帐外面把守的卫兵队走过去,走进大帐中的梅红玉对着眼前的何金等人行了礼,然后就昂首说道:“不知道这里现 在是谁管事啊?” “我!”将手中的旱烟扔在了地上,何金睁大自己的眼睛,打量着眼前容貌姿色都堪称一流的梅红玉,对着周围的同伴看了看,然后说道:“各个小队长都走吧,留下几个人当代表就行了,出去嘴上都得给我有个把 门的,这件事情可是关乎于我们堂主大人的生死,今天谁要是敢出去乱说,我何金第一个宰了他,他的家人自然也就成了奴隶了,懂了吗?” “是!属下明白!”站在外围的小队长们纷纷沉声答应,对着站起身来的何金行了礼,然后就从大帐当中鱼贯而出,原本塞的满满当当的大帐中,转瞬间只剩下了四个人,除了何金之外,剩下的三人也都是三个中年人,看脸 上的神色,也都是久经风霜的老江湖了,端坐在位置上,打量着站在中间的梅红玉,眼睛中都没有多余的神色出现。.. “说吧,我们堂主大人现在怎么样了?”何金看到外面驻守的士卒都自动离开了营帐边缘,便昂首对着眼前的梅红玉问道:“不管你是不是真的从固原城里面来的,先给我证明你是固原城中秦皇门的人,然后给我证明我们家堂主大人还没死,不然 的话,我何金什么都不会和你谈判的!” “果然是老江湖啊!” 梅红玉对着眼前的何金拱拱手,嘴角浮现出一丝微微的笑容,伸手将自己内扣当中的血书拿了出来,递给了眼前的何金:“自己看看吧,这是何堂主亲手所书的血书,你一看就明白了!” “我家堂主还有这份心性?竟然舍得咬开自己的手指头写血书?”坐在梅红玉左手边的一名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惊愕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目光很自然的对上了递到何金手中的血书,站在梅红玉面前的何金则是沉默不语,将手中的血书打开,默默的看着上面的文字,看到最后,看到了那个象征意义重大的标记之后,何金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疑惑的神情,对着眼前的梅红玉问道:“我家堂主的笔迹和标志都没问题,可是老夫还是很好奇,我们堂主在这里面说自己此次遭难 是因为沙鬼门门主穆洛柯干的好事,我怎么感觉不对劲儿啊,难道这其中还有隐情?” “啥?这真的是咱们堂主写的血书啊?” 那黝黑的中年汉子猛然间一惊,愕然的看着何金的脸,后者微微一斜眼,沉声说道:“崔护法,你还能怀疑老夫和这位女侠一起做戏假装你不成?” “额……不敢不敢……” 崔护法连忙摆摆手,带着一丝歉意看着眼前的何金说道:“俺这不就是好奇吗,既然真的是堂主大人写的东西,我就放心了,何管家您继续,我在这里呆着听着就行!” “知道就好!”冷哼了一声,确定了自家堂主确实还活着,何金的脸上写满了自信,原本耷拉着的脸色也重新恢复了光泽,两边的护法们也都乖乖的放下了挑战何金的打算,何钦元不死,何金就不用被惩处了,自己的上 位之路也就这么没了,所以他们都很机智的选择了继续唯何金马首是瞻的方略。“很简单,当时何堂主对我们说,今天打猎被俘的事情就是因为他听信了沙鬼门门主穆洛柯的一名手下的话,说黄河东岸的野味很多,所以才会从城西一路奔到城东,然后被我抓到的,之前穆洛柯将其派为前锋突袭固原城,差点死的那次也是因为穆洛柯夸大了秦皇门的损失,导致了他损兵折将此前的宴会中,穆洛柯的姘头陈凤欣忽然将假的布防图展示在了他面前,所以他才会记得错误的布防图的。所以 想明白了这一切,何堂主对于穆洛柯的态度自然是恨意丛生,所以打算召集你们在今夜悄悄从北门进入到固原城中,帮助我秦皇门,镇守固原城,如此而已!” 梅红玉将前因后果解释了一遍,眼前的何金默默点头,低吼道:“我就知道穆洛柯忽然请吃饭没有好事,果然如此!” “那我们就这样背叛了谷蕲麻和穆洛柯,加入到了秦皇门的一边了?这是不是太危险了?” 一边的崔护法愕然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脸上的表情并不轻松,自古都是从强凌弱,忽然转换阵营,对于崔护法来说,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不然呢?难道等着我们堂主大人死了吗?” 何金低吼一声,眼中射出两道精光,看着面前的梅红玉,微微一笑,摆手道:“女侠先坐吧,我还没有想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让我细细推敲一番如何?” “好的,诸位且请商议,任何问题我都可以回答的,从何钦元堂主被抓到出城之前,我都在何钦元堂主的身边,这封血书也是当时亲自看着何堂主写下来的!”梅红玉淡然一笑,施施然的坐在了一边的位置上,何金淡淡一笑,将旁边的三名护法叫到身边,让他们看了看眼前的血书,然后三人低声商议了一番,确定了血书的真伪,然后就由何金站起身来,对着梅红玉说道:“这血书的真假我们已经确定了,笔迹、言语风格都和我家何堂主无异,唯一让我们好奇的就是,我们此番进城是用什么身份进呢?是投降?合作?还是暂时在固原城中借住不参与两家战事呢? ” “进城之后,你们继续跟着何堂主,一切事物等着进城之后由何堂主和秦门主决定,我只是个来送信的!”梅红玉微微一笑,将问题直接踢给了城中的何钦元,何金闻言微微皱眉,低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何时进城呢?我部夹在沙鬼门营地和谷蕲麻军的中间,忽然撤营而走,定然会被追击询问,到时候 兄弟们折在这里也不好吧,不知道临来之前,秦门主和何堂主可曾商议出来什么对策没有啊?” “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不过我临出发的时候,秦门主的夫人钱郡主给了我一个锦囊,让我在需要的时候打开,不知道这个难题,钱郡主有没有给我答案!”梅红玉淡淡一笑,将自己口袋中的锦囊拿出来,然后微笑着打开手中的锦囊,拿出里面折好的字条,打开一看,顿时梅红玉的脸色一变,紧接着就把手中的纸条重新折了起来,面前的何金看到梅红玉这个 表情,顿时有些惊讶的问道:“女侠?怎么了?” “没……没什么,钱郡主的计划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梅红玉连忙摇头,紧接着眼珠子咕噜噜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对着何金说道:“钱郡主说了,她们得到情报,今晚谷蕲麻军可能会夜袭固原西城门,我们佯装跟进,然后转到北门处, 衣帽反穿,然后由我带领过去,这样就可以安全进城了!” “是吗?”何金愕然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不等他多说什么,外面的卫士忽然走到营帐前面,单膝跪地,低着头,对着里面的何金说道:“禀告总管大人,穆洛柯门主派人传来消息,让我们全军准备好夜袭的准备,他 要亲自带着人夜袭固原城,救出我家堂主!” “知道了!”对着梅红玉点点头,何金的眼中写满了惊异,声音传来,外面的卫士便走了下去,留下何金和三个护法一脸憧憬的看着梅红玉:“秦皇门中有能人啊,此战未必会是秦皇门输!”

二、董甜甜已经许久没有犯的病犯了!

 欧宝电竞官网-使命召唤注册手机安卓版:欧宝电竞官网|qq飞车手游APP注册

大家都在看